今日午后,在香港上市的騰訊控股一度跌5%,目前跌幅近4%。人民網日前發表評論文章稱,《王者榮耀》面向社會不斷在釋放負能量,監管主體有必要讓游戲多一些“善意”。在很多人看來,這一次是人民網抨擊王者榮耀。

我想說,在我看來,這真不是抨擊,而是希望能夠有一個更好的無毒“農藥”,它呼吁的是游戲廠商的監管,也呼吁的是來自社會各界以及有關部門的監管……

張書樂:《王者榮耀》加強監管刻不容緩,但別真的把它當“農藥”

文/張書樂(游戲產業資深時評人)

作為一個2004年就開始做游戲產業評論的撰稿人,當看到這樣的議論時,真的有一種“活久見”的感覺。

無他,這一幕,在2004年前后的《傳奇》身上見過,在2009年前后的《魔獸世界》上見過,只不過,這一次換成了《王者榮耀》。對,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農藥”。而傳奇、魔獸過去通用的名字,在負面評價的時候,叫電子鴉片、精神毒品,正面表彰的時候則是第九藝術。

突然想起了將近10年前,有過的更猛烈地評價,“玩魔獸是吸毒”的說法曾經是一個時髦的網絡流行語,甚至一些魔獸玩家在網上的互相問候也變成“今天你吸毒了嗎?”這樣一句帶有戲謔成分的話語。而來自網絡的“板磚”,則更讓社會輿論將《魔獸世界》是“毒品”的觀點,變成鐵板釘釘的“事實”。

然后,我們如果“活久見”,會發現,今天縈繞在王者榮耀身上的諸多話題,如網癮、如跳樓、如小學生玩游戲敗家,乃至還有什么約炮之類的,我們都在傳奇、魔獸以及陰陽師之類的游戲身上見過。

為何會如此?因為它們還有一個共同的標簽——爆款,而且是能夠經歷一定時間考驗的爆款。不同于那些月拋級的爆款。

當年,我曾經寫了一本名叫《榜樣魔獸》的書,用四分之一的篇幅來為魔獸,或者是游戲辯誣。因為我認為,他們只是一款游戲。

張書樂:《王者榮耀》加強監管刻不容緩,但別真的把它當“農藥”

當年,我是這樣說的:“玩魔獸是吸毒”的說法立刻成為了一個時髦的網絡流行語,甚至一些魔獸玩家在網上的互相問候也變成“今天你吸毒了嗎?”這樣一句帶有戲謔成分的話語。而來自網絡的“板磚”,則更讓社會輿論將《魔獸世界》是“毒品”的觀點,變成鐵板釘釘的“事實”……“玩魔獸是吸毒”的說法立刻成為了一個時髦的網絡流行語,甚至一些魔獸玩家在網上的互相問候也變成“今天你吸毒了嗎?”這樣一句帶有戲謔成分的話語。而來自網絡的“板磚”,則更讓社會輿論將《魔獸世界》是“毒品”的觀點,變成鐵板釘釘的“事實”。

現在我還是要這樣說,只是,把魔獸替換成王者榮耀,吸毒改為喝農藥即可。

君不見,在2009年前后對魔獸口誅筆伐之后7年,在2016年的媒體上,因為《魔獸》大電影的上映,因為眾多昔日500萬中國魔獸玩家(全球1100萬)已經逐步離開虛擬的“魔獸世界”,進入到現實世界,在職場一刀一槍的贏得了話語權,并在《魔獸》大電影這個跳票多年的情懷降臨時,不斷的用文字、圖片、COS以及其他,回顧昔日美好時,在輿論之上,除了眾口一詞的對《魔獸》大電影最終票房的大起大落吐槽外,剩下的都是各種情懷的追溯和各種溢美之詞……

我毫不懷疑,如果《王者榮耀》能夠流行三五七年,它也會有這樣的輿論大扭轉。

因為,喝“農藥”的一代人,屆時將會長大,然后懷念自己的情懷,然后口誅筆伐自己后一輩,或者自己的孩子“沉迷”的又一款超級爆款游戲,也許是其他。

張書樂:《王者榮耀》加強監管刻不容緩,但別真的把它當“農藥”

對于今天的“農藥”,昨天的“魔獸”,前天的“傳奇”,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三室一廳”(臺球室、錄像室、游戲機室和錄像廳)以及各個時代被聚焦和放大的“王者農藥”們,我的觀點如下:

1.不沉迷農藥,也會沉迷其他,解決辦法不是譴責,而是如何用一個好的東西,讓孩子們沉迷。

2.防沉迷系統只是一個檢查站,你不能保證一定沒有偷渡的。其實很多時候,問題不在社會,而在自己。

3.管理是必須的,但也不要無限極端的放大個案,真如此,就沒有什么是徹底無害的了,話說還有說讀書讀傻了的呢。

4.最后,有農藥,也有西藥、中藥和鬧藥,游戲世界從來不缺靶子,十年前,批斗的對象就是魔獸,那一代少年,現在似乎也沒有成為頹廢的一代。

5.監管必不可少,請不要過度解讀,未來的美好,我們共同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