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劉卉 編輯/曹樂溪

今天奧斯卡放出了官方宣傳片,頒獎季真的越來越近了。

聽說加叔要憑借《至暗時刻》得奧斯卡影帝了?

恩,小娛最近真的聽到很多人這樣說。

但奧不奧斯卡的,更多是專業人士的事兒,對于老百姓來說,奧斯卡也未必代表他們的興趣和口味,畢竟,奧斯卡更代表著一群白老頭的心思,所以《至暗時刻》的上映也是掀起一陣小范圍狂歡,但看片子的賣相——丘吉爾人物傳記片,能在中國市場上大紅大紫確實有困難,這幾年國內引進的人物傳記片也有那么幾部,但在市場掀起大浪潮的目前尚未出現。

目前,人物傳記片在中國電影市場上并不是一種很吃得開的類型影片,國外傳記影片在國內市場遇冷也是常態,票房從幾百萬到幾千萬不等,破億的影片也屈指可數,在這樣的情況下,《至暗時刻》的上映讓人看好也讓人不看好。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為什么看好?

《至暗時刻》是一部好電影。

當然,看電影是件很私人的事,“好”與“不好”的評判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在小娛看來這是一部好電影。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首先,為了這段精彩的故事。《至暗時刻》講述的是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二戰時期臨危受命,帶領英國對抗法西斯侵略的一段歷史。影片不似常規人物傳記片,將丘吉爾的一生從頭到尾講完,而是截取了他著名的廣播演講前后的一段故事。

在世界歷史中,這絕對是最精彩的一段,如果沒有這段故事,如今的世界格局或許不是現在這樣。時勢造英雄,但英雄也調動著歷史,如果沒有丘吉爾的倔強,二戰或許是另外一番模樣,《至暗時刻》完整還原了那段歷史,從細膩到澎湃都講述了,在諸多關于二戰歷史、關于丘吉爾故事的影片中,這部影片足夠“黑暗”,也足夠“亮眼”。

其次,為了加里·奧德曼影帝級別的表演。在這段歷史故事中,也可以說是丘吉爾一個人的舞臺,畢竟在內外受阻的情況下,是老頭一個人撐住了英國的脊梁,也正如加里·奧德曼幾乎一個人撐起了整部影片。奧斯卡欠許多人一座獎杯,這份虧欠里也有加叔一份,他曾是癲狂的席德(《席德與南茜》)、癡情的德古拉(《驚情四百年》)、聽著貝多芬殺人的史丹菲爾(《這個殺手不太冷》)、令無數女生和哈利著迷的教父(《哈利波特》)、魅力十足的英倫間諜(《鍋匠,裁縫,士兵,間諜》),如今,加叔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丘吉爾。

看一群人飆戲很暢快,但看一個人的獨角戲,可以稱為一場震撼,《至暗時刻》光影與音律中那個大腹便便、砸吧著雪茄、嗓音沙啞的老頭有足夠的魅力帶著觀眾一起低落、一起沉默,又一起激動,這是表演的吸引力,也是加里·奧德曼的魅力,他化了一個沒人認得出來的妝,做了125分鐘有史以來最棒的丘吉爾(除了丘吉爾本人)。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最后,為了這部電影。《至暗時刻》從一開始就備受關注,從導演喬·賴特到主演加里·奧德曼再到配樂達里歐·馬利安尼利,從影片選材到主人公再到各項提名,它是各項精致凝合的,這片子就是奔著高逼格去的,也確實完成了高逼格使命,至少,專業人士的交口稱贊可以說明大家對它不失望。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為什么不看好?

有的電影是陽春白雪,有的電影是下里巴人,這都是電影市場繁榮的方方面面,但“下里巴人”更暢銷些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尤其是電影。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至暗時刻》上映首日只獲得4.3%的排片,首映日票房約270萬,遇冷也是有因可循。

先看影片的賣相,人物傳記片、外國主旋律、125分鐘時長,這些標簽要在中國電影市場上大包大攬票房的確不容易。再看同期上映的影片,有口碑大作《尋夢環游記》、頂著《你的名字。》光環上映的《煙花》、一堆相聲演員攢起的一部《相聲大電影之我要幸福》等,所以留給《至暗時刻》的空間也很狹小。從影片題材上來看,《尋夢環游記》主打溫情,《煙花》講的是小清新愛情,還有漂亮的殼子和巖井俊二的聲望,《相聲大電影》是部喜劇,《至暗時刻》的嚴肅題材也不是市場上討喜的類型,內外因相加,影片遇冷既是正常現象。

回顧以往國內上映的傳記類電影,票房成績還真是個痛點,2015年的《模仿游戲》票房約5000萬,去年的《飛鷹艾迪》只有670萬票房,《云中行走》約9000萬,《薩利機長》約6000萬,《血戰鋼鋸嶺》算是傳記電影中的爆款,拿下了4.25億票房成績,但總體來說,這些引進國內的傳記類影片普遍都是高口碑和低銷量。

今年奧斯卡最大熱門電影,在中國只有6%排片?

“傳記”這個題材相對小眾,畢竟在電影工業和市場如此發達的今天,什么奇思妙想和奇聞異事拍不出來,傳記影片就算拍得再好也還是遵循著真人真事的規矩,說白了就是內容穩定,在種類繁多的電影市場上,“穩定”的內容可以吸引受眾,但無法大面積吸引受眾,誰都喜歡看個新鮮,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消費者心態。之前也有調查顯示,在國內引進的奧斯卡最佳影片中,劇情片占比最高,但是最受歡迎的其實是科幻題材,如《阿凡達》《火星救援》《盜夢空間》等影片在國內都是叫好又賣座的影片。

在文化層面來說,土生土長的華語傳記片尚沒有亮眼表現,更何況國外引進的傳記類電影。終究來說影片中那個再怎么精彩的故事也是別人家的故事,本土觀眾與影片內容無法產生很好的共鳴,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的聲音出現。許多國外的英雄事跡新聞里都聽說過了,幾年之后再出現的一部改編電影要引起廣大中國觀眾的觀影欲望,確實不太有魅力。

影片上映首周日已過,目前《尋夢環游記》依然保持著大好勢頭,占據著市場最佳位置,而且幾部備受期待的華語大片壓境,周五《奇門遁甲》《妖貓傳》也即將上映,如今在映的影片肯定會受到極大沖擊,對于地盤本來就不大的《至暗時刻》來說將是一番更嚴峻的場面。

值得慶幸的是,目前《至暗時刻》的排片和票房在慢慢上升中,排片從低谷時的3.4%上升到5.6%,票房也已經突破2000萬,尤其在眾多口碑和評論推介之下,的確有更多觀眾和影院在關注這部影片。相信隨著市場成熟與受眾細分,優質的傳記電影在中國也將會迎來自己的閃光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