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太好“賣”了,結果網易云音樂和騰訊音樂又掉進了版權戰爭中。

周杰倫專輯授權費一年激增110%,騰訊和網易卻在思考:拆除護城河

近日,最高院旗下網站公開了一則關于騰訊音樂訴網易云音樂侵權的裁判文書,該判決文件顯示,網易云音樂等公司賠償騰訊音樂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開支共計85萬元。值得注意的是,一年時間內,騰訊音樂的周杰倫音樂版權轉授費用從800多萬元飆漲至1800多萬元。

此次案件判決源于去年4月份,網易云音樂在2018年3月31日版權到期后打包售賣周杰倫專輯,騰訊音樂就網易云音樂這一行為訴求至法院。

周杰倫專輯授權費一年激增110%,騰訊和網易卻在思考:拆除護城河

對此,《華夏時報》記者鄭婷婷與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音樂平臺的護城河,正在拆除重修中,尤其是網易云音樂。

騰訊音樂現在有強大的版權護城河,網易云音樂過去的護城河是歌單與評論,而且秉承了網易一貫的“嚴選”作風,較之其他音樂平臺頗為雜亂的第三方面民間口碑要嚴謹許多。但現在這個優勢已經越來越確實。

現在網易云音樂和蝦米音樂想要在版權庫存容量上和騰訊音樂作戰,意義不大。

為今之計,不能僅僅停留在過去那種被版權問題輕易推倒的個性歌單的模式。而是兩家聯手,可以試圖在電商領域或個性化歌曲創作和定制等方面,進行一些新的嘗試。

換言之,通過“嚴選”來讓用戶獲得獨家且最佳的音樂會體驗,且在衍生品上尋找更多商機。

周杰倫專輯授權費一年激增110%,騰訊和網易卻在思考:拆除護城河

必然要有自己的音樂。曲庫可以買,但那是存量市場,增量市場卻需要在線音樂平臺來為自己的用戶進行個性化定制,成為歌曲的首發平臺。

在線音樂平臺想要不成為一個播放器,就必須引導內容創造(歌曲、歌單、跟帖乃至各種周邊衍生都是內容)

其實,哪怕是騰訊,也同樣面臨這巨大的難題。

特別是今年9月,騰訊音樂獨家發布周杰倫最新數字單曲《說好不哭》,銷量突破1000萬張。數字單曲的火爆有望進一步拉動訂閱會員數增長。

周杰倫專輯授權費一年激增110%,騰訊和網易卻在思考:拆除護城河

但同時,騰訊音樂在增速方面,總營收和凈利潤已是連續三個季度呈放緩趨勢。最大原因便是騰訊音樂為購入獨家版權的成本支出。

周杰倫專輯授權費一年激增110%,騰訊和網易卻在思考:拆除護城河

名人好歌,在短期起來說確實可能帶來流量,也會形成一定程度的盈利,但對于平臺而言,這種來自名人的流量太不可靠,完全可能在利益誘導下成為友商的盤中餐,且盈利程度無法真正維持平臺運作。

只能視為一個帶有“名人都在我家首發”的榜樣示范效應,來帶動更多原創內容聚合在自身平臺上。

從中長期上看,騰訊的可能方向是不通過音樂的直接售賣盈利,而是融入到自己的泛娛樂鏈條中,將音樂變成諸如短視頻、在線綜藝和各種內容分發渠道中不可或缺的背景,且在版權的引導下,讓內容創作者更多的聚合在自己旗下,在更多泛娛樂衍生領域成為騰訊的收益來源,即使用音樂免費、多領域內容引導獲益。

具體來看,現在音樂平臺普遍都是社交娛樂的盈利模式,急需有新的姿勢來催生營收。

貧道以為,方式很多。

周杰倫專輯授權費一年激增110%,騰訊和網易卻在思考:拆除護城河

可以線上電商:

一來可以直接走音樂衍生模式,給爆款音樂和音樂人打造聯名款的各種周邊,哪怕是絨毛玩具。

二來可以跳躍到網紅帶貨,網紅的直播或短視頻似乎與音樂無關,但卻離開不了背景音樂,此刻就能為了最大限度解鎖自身帶貨所需“元素”而成為有版權平臺的“俘虜”,音樂也就間接立功了

也可以線下模式,通過線上爆款,來打造各種現場音樂會,甚至在線音樂平臺也可以有自己的虛擬歌姬,并落地到線下、游戲以及各種形式之中,聽歌免費、增值付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