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港媒報道,周潤發夫婦出任董事的藝才制作有限公司和Misto Trading Limited兩間公司將博納娛樂影視有限公司(博納香港公司)告到了高等法院,起因是《澳門風云》系列電影出現合約糾紛。

《澳門風云》系列自2014至2016三年間共收入超三十億票房,有說法指出此次兩家公司對簿公堂的原因是分紅出現問題,面對港媒的求證,發嫂也表示:“有些合約條款要處理,相信很快可以解決。”

這則新聞發出不久,博納娛樂影視有限公司也發出聲明,表示“我司與周潤發夫婦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關于雙方對合約條款理解的分歧,已交由香港律師處理,相信此事很快妥善解決。”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關于這件事情,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也向博納北京方面求證,截止發稿前未得到回應。

雖然藝才制作及Misto Trading Limited狀告博納的事情目前尚未有進一步消息,但“票房分紅”這一問題吸引小娛的注意,近年隨著電影市場火爆、電影票房激增,電影身上的商業色彩愈加濃烈,導演或演員參與票房分紅早已成為一項流行趨勢。越來越多的導演或演員都會與片方簽訂不同模式的票房分紅條約,小娛也向業內人士進行了咨詢,想一探票房分紅模式的究竟,一位業內人士表示:“這個其實比較自由約定,具體最后談成什么樣,都以合同為準,太千變萬化了,也都是商業核心機密。”另一位則說到:“每個項目肯定不一樣,其實合同是很復雜的,但簽約的形式應該大同小異。”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票房分紅不是空談,

有咖位、質量硬是談分紅的必要條件

關于票房分紅在合同上的具體呈現方式,都是因項目而議,一位藝人經紀公司負責人告訴小娛:“一般是這樣子的,會有一個固定的片酬,同時取決于這個人對這個項目的認可度,如果這個項目真的很好,一線演員的話肯定是在片酬之外要一個票房分成。”

此處采訪對象強調了“一線演員”,因而也可以看出,票房分紅這件事得以達成是基于某些基本條件的,例如演員或導演咖位夠大,有一定的話語權,可以與片方來討論票房分紅這件事。

以基努·里維斯和《黑客帝國》系列為例,1999年第一部《黑客帝國》全球大賣,主演里維斯也成為該系列電影當之無愧的符號之一,在后兩部影片合作中,里維斯也成功與片方達成了分紅協議,在該系列后兩部中,里維斯將獲得全球票房15%的分紅,再加上電影衍生品的利潤分紅,基努·里維斯這一把賺了2.6億美元。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此外,影片質量過硬,具備爆款潛力,也是讓那紙票房分紅合約得以達成的重要因素。2012年《泰囧》以12.67億成為當年的票房冠軍,徐崢在本職片酬之外也拿到了千萬級別的票房分紅,光線總裁王長田曾在一次采訪中透露,徐崢在他作為導演和演員的酬勞之外,還將享受10%的利潤分成。同時,《華西都市報》的采訪也刊登了王長田對于《泰囧》票房分成的回應——“我們最初是有合約在,利益分成都有份。應該在節后我們會為三位主創進行感謝。”

王長田口中的合約也是基于片方對于《泰囧》影片質量判斷之上簽署的,當時的光線影業宣傳總監在采訪中也談到:“初剪時,我們做了評估,覺得票房應該在2.5億到3個億之間。之后我們又進行了試映,根據反應,又把票房的預期調整到3億到4億之間。可現在它的成績已經完全超出了預期。”投資《泰囧》,簽署分紅協議,光線是有勇氣的,但勇氣的底座還是優秀的影片質量。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傳奇還發生在“星戰”系列導演喬治·盧卡斯身上,拍攝《星球大戰》時,盧卡斯以導演片酬換取了影片40%的票房分紅和保留所有商品的授權,最終《星球大戰》獲得了7.75億美元的全球票房,盧卡斯名利雙收。換句話說,《星球大戰》和盧卡斯的成功也是導演對于自己的變相投資。

同樣投資成功的還有湯姆·漢克斯,1994年《阿甘正傳》在全球收獲6.7億美元票房,湯姆·漢克斯在接拍影片之前就將1000萬美元片酬自降一半換取10%的票房分紅,最終《阿甘正傳》不僅為湯姆·漢克斯贏得了奧斯卡影帝,還讓他豪賺7000萬美元。

票房分紅越來越誘人,看回國內,電影市場上也早有諸如此類的成功案例。2011年的小爆款《失戀33天》取得3.2億票房,影片投資只有1500萬,按照投資方獲得總票房的43%計算,片方最終凈利潤約1.37億。主演文章是零片酬參演本片,等上映后收取票房分紅,按照影片的最終票房成績來看,文章至少拿到千萬級別的分紅了。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此外,2013年三大影帝“零片酬”參演《廚子戲子痞子》的新聞也曾火熱一時,但在“零片酬”背后,其實是票房分紅的更顯著體現,黃渤、劉燁和張涵予三位主演均以片酬入股的方式參與影片,坐等收取影片的票房分紅。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票房分紅有和也有分,

行業標準有待細化規范

關于票房分紅的具體模式,無人能數出有多少個模板,正如每部電影有每部電影的命,每個商業項目也有其獨特之處,從幾方聲音和以上案例總結來看,這也是一場并沒有具體規則的游戲,玩法眾多,玩家趨之若鶩,有大批成功者,當然也有一些因票房分紅問題而鬧了不愉快,周潤發和博納也不是第一對。

2015年周星馳控股的崴盈投資有限公司起訴華誼兄弟,狀告原因便是雙方合作的《西游降魔篇》后期票房分紅問題。崴盈投資表示,周星馳曾與王中軍口頭商定,若票房收入超5億元,華誼兄弟可給予原告票房分紅,雙方通過郵件達成《補充協議二》,但華誼方面表示雙方并未就《補充協議二》達成一致。最終這件事由原告崴盈的敗訴告終。

《澳門風云》系列30億票房分紅成疑,怒了發哥,告了博納!

不過娛樂圈沒有隔夜的仇,2017年周星馳的《西游伏妖篇》上映時,華誼兄弟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出品方一列,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票房分紅一事可能也過眼云煙了。

美劇《生活大爆炸》的主演與片方在2014年也曾因為片酬和分紅的問題與片方CBS重新擬定合約,三位主演聯合起來要求加薪,不僅將接下每集片酬提高至100萬美元,同時三人可以拿到該劇全球版權及所有銷售盈利的分紅,有報道稱三人每年各自可以拿到的分成金額為1000萬美元。

票房分紅愈演愈烈可以說是全球影視行業的趨勢,畢竟只拿片酬是一錘子買賣,誰都想放長線釣大魚。隨著電影產品的發達程度,票房分紅背后巨大利益也越來越誘人,不然也不會讓擁有這般江湖地位的大佬及重量級影視公司對簿公堂。從這個角度來說,由票房分紅牽扯而出的利益鏈條越來越多,也因而生出更多的是是非非,電影市場的繁榮是必然趨勢,多方共贏也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但行業內也仍然存在許多有待規范的地方,畢竟身在這個圈子里,大家好才是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