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7點40分,鄭愷突然發了條微博:“我早就說過,這么剪輯會招黑的…不好意思,這節目我不約了。”

大約5小時后,他刪除了這條微博。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鄭愷說的是湖南衛視昨晚播出的、他還成功奪冠的“聲音PK類”綜藝《聲臨其境》。但從微博已經刪除的結果來看,雙方的誤會應該已經解除了。

事實上,針對這檔節目,前有朱亞文的“寶貝兒”點燃萬千少女心之后,后有韓雪顛覆性出演“海綿寶寶”萌化很多觀眾。原本,鄭愷的“小笨蛋”也酥化現場觀眾。看似歲月靜好,但誰知道背后又有多少故事呢?

據說這檔節目的籌備時間非常緊張,從無到有它究竟是孵化出來的?播了那么多期,節目組邊做邊改、不斷調整,又積攢了哪些經驗?對此,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與節目總導演徐晴一起復盤了這檔《聲臨其境》。用她的話說,原創真心不易,每期播出基本上都是心臟隨著數據跳動。從籌備到播出短短一個月時間,它究竟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人是核心

昨晚的節目中,四位嘉賓被送上熱搜,熱度可見一斑。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據徐晴介紹,他們找嘉賓的起點在B站。他們找的第一個嘉賓是王剛,他們發現王剛、唐國強等老干部上《吐槽大會》時彈幕最多、最有趣。他們看中了這種反差,也為《聲臨其境》選人樹立了兩大標準——要么是作品的實力派,要么極富新鮮感。

有趣的是,王剛接到邀請時還特意提醒他們:“我知道你們節目清流,但不要過于清流。”言下之意,要做年輕人喜歡的產品。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先定主題再定人,自帶關系比關系養成

更有趣

目前,節目前五期的主題分別是:磁性之聲、王者之聲、紳士之聲、迷人女聲、戀愛之聲。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昨晚播出的第五期,出現了張若昀鄭愷這樣的小鮮肉,同時有邊江這種大神級配音演員。徐晴笑言,邊江最近給《戀與制作人》配音,他算是網友極力推薦上來的。而最終的呈現上,婁藝瀟的“萌萌,站起來!”、張若昀一人分配《阿甘正傳》中軍官和阿甘,純英文配音、鄭凱在《集結號》片段中的配音生動形象,一改偶像小生的形象,反差不小,也引起了不少討論。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經典之聲”環節,率先亮嗓便是千呼萬喚的配音界大佬邊江的加入。從《海上牧云記》牧云笙到《指環王》斯密戈,盡顯專業。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值得一提的是,新生班成員中也首次加入專業配音演員陳奕雯(《花千骨》中趙麗穎的配音),節目規則上有稍作調整,將以往的“魔力之聲”難度升級,換成“臺詞對彪”,挑戰嘉賓們的抗干擾能力。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據徐晴介紹,他們每一期都是先定主題再定嘉賓,這樣方便在找嘉賓的時候,有明確的方向。

第一期找人很難,最終選了這4位實屬巧合。“第一位定的是潘粵明,第二個周一圍是因為《九州海上牧云記》,趙立新是湖南衛視他的新劇即將在湖南衛視播出,所以邀請的,沒想到會這么有趣。考慮到湖南衛視的受眾群體以女性和孩子為主,再加上嘉賓的年齡、角色、性別、流量、與主題的契合度考慮,最終才有了我們看到的“三男一女”的搭配。

不過,節目首播后,也有網友提出質疑:給潘粵明選的橋段不符合他的聲音、影響了他的發揮。

對此,徐晴認為,潘粵明想配什么,都是雙方商量過的。“潘粵明本身想嘗試一點不一樣的東西,我覺得這是好事兒。”

一般來說,他們每個嘉賓通常會有1-2個導演建立微信群進行前期溝通,包括演員的性格、愛好、擅長的方向等,最終他們會和節目里專業的配音班底—領聲(創始人是著名配音演員狄菲菲)共同商量,給一位嘉賓5-7個橋段供選擇。

徐晴直言:“一般到某個量級的演員,都有一定的堅持。”每期中的是哪個環節分別需要呈現什么?情緒和節奏如何把控?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堅持和想法。為了節目效果,溝通的過程中會產生許多有價值的碰撞。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比如,周一圍在經典之聲中表演的兩個片段:《董存瑞》和《梅蘭芳》就是他自己挑選的,雖然節目組擔心這兩個片段年代久遠、怕很難引起共鳴。“但周一圍自己就是臺詞老師,他很清楚自己會演繹到什么程度?”因此節目組選擇了尊重周一圍的意見。而潘粵明配的《梅花烙》馬景濤咆哮、《還珠格格》爾康,也是充分溝通過的。徐晴告訴小娛:“也許這一面他并不擅長,但卻是他最想去挑戰和嘗試的。我們覺得這是非常值得鼓勵的。”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至于為什么觀眾普遍認為第三期最好看、無尿點,徐晴也總結的其中的規律:“像第一期磁性之聲的四位嘉賓,彼此沒有搭過戲,私下頂多算臉熟;但第三期紳士之聲里,朱亞文和翟天臨是同校師兄弟,李建義和高亞麟一起演劇、是多年老友也是損友,光看兩個人互懟就很有意思。簡言之,自帶關系比臨時湊CP,更能有火花和綜藝效果。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至于請到了合適的嘉賓后,如何挖掘他們新鮮的、觀眾沒看過的那面,也是有技巧的。

以朱亞文為例,節目組發現他的微博都是曬女兒和老婆的生活日常,這與他素日里呈現出來的硬漢形象、行走的荷爾蒙相差蠻大。“那到了節目里,能否將其溫柔的一面展現和放大呢?”得知朱亞文在家會給女兒講睡前故事,寵溺地叫女兒寶貝兒。

因此,節目組在節目中埋下這個梗、加上朱亞文很聰明地適時放大,最終他這幾句“寶貝”,幾乎戳中所有女孩的少女心。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在女藝人方面,韓雪扮演的粉紅豬小妹,同樣驚艷。從《海綿寶寶》純英文配音,到《星語心愿》動人流淚、再到與凱叔的可愛互動,憑借反差的表現,也算一舉打破高冷人設,圈了不少粉。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每天都是挑戰

關于為什么會做這檔節目,徐晴透露,起源于談做2016年湖南衛視的讀書晚會《書香中國》中一個節目“朗讀劇”。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如果說是“朗讀劇”給了徐晴團隊做《聲臨其境》的靈感,那么鼓勵文化類節目的風向則是“催化劑”。

當時,臺里有三大制作團隊同時競標這個項目,最終徐晴團隊拿到了最高分。后來,在領導的支持下徐晴團隊拿到了一小筆預算去了配音工作室進行調研、不斷完善方案。沒想到,方案和概念短片做出來,20多位領導一致覺得“配音”太冷了。反反復復很多次后,其中一位領導站出來表態:“電視人怎么會做出廣播節目來?這點自信還是要有的。”

藝人難敲、舞美難做,《聲臨其境》是如何被“逼”出來的?

《聲臨其境》點映版

直到2017年11月底,錄完點映版審片之后,大家反饋很好。有意思的是,當時拍磚拍得很厲害的領導反倒是夸得最多的。

但是,從正式立項到制作播出,只有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如何克服難題呢?徐晴直言,藝人和舞美是最難的。

如何攻克呢?舞美是10天做出來的,雖然不可思議但“硬生生逼出來了”。在藝人方面,幾乎是舉全臺之力,從臺里領導、導演組自己的人脈和資源,到演藝部全體同仁,“都是熟人先順一遍,選出符合的,然后不斷找新的人。”據徐晴回憶,當時哪怕是關系一直很好的藝人經紀人也驚呼:沒有節目是這么邀請人的!太急了。

除了時間緊張,節目前兩期甚至沒有來得及做“專家點評”的環節。直到第三期,我們才看到了專家團隊的亮相和點評。

事實上,有不少網友都要求節目組應該多給配音演員一些機會。針對這些呼聲,徐晴很坦白地告訴小娛,一個節目能讓大家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個性和優點,擁有“捧人”的功能最好不過。但她也強調:“我們其實只是一檔綜藝節目。我們初衷是想要引發大家對于配音行業的關注。”

鐵打的主持人,流水的演員。對于節目專注配音這件事,徐晴很堅持且不容置疑。在她看來,節目三分之二時間聚焦的都是“配音”內容,她很明白一個節目的長處和功能,并清除地知道誰來做這個事情,更能帶動大家對于配音行業的關注。

立項斷斷續續、籌備周期短、找不到合適的藝人…再次回想過去種種,徐晴仍然心有余悸。哪怕是之前做《一年級》超過150000個小時的素材都沒有讓徐晴如此焦慮過。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節目播出后確實引起了大家對演員配音能力、綜合能力的討論。趙立新、朱亞文的火爆都是成功的案例,克服流量的裹挾,我們也在期待這個行業越發強調專業、回歸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