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愛奇藝《熱血街舞團》官宣王嘉爾將出任召集人。

收到這個消息,原定三天后官宣王嘉爾的另一檔節目——優酷《這!就是街舞》總導演陸偉一臉懵逼:“有點難以置信,說實話,因為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從來沒有。”

在此之前,陸偉見過王嘉爾兩次,聊的都還不錯,他們原定12月21日正式官宣。

沒有大動肝火,陸偉自稱不是脾氣暴躁的人。據他回憶,王嘉爾本身對街舞非常感興趣,接到邀請時很興奮。大約在天貓晚會前,節目組已經把隊長大秀的音樂給他了,編舞也已談好。最后藝人被“撬”走,陸偉稱:“我相信這應該不是他個人決定,可能也跟團隊變動有關吧。”

封殺傳聞甚囂塵上。目前,王嘉爾在優酷的相關視頻已全面下架。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上述事件,最終以王嘉爾工作室發聲明稱其并未與《這!就是街舞》簽訂具備法律效益的合約,選擇《熱血街舞團》是正常的商業選擇收尾。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于是,最終我們看到了韓庚的加盟,與易烊千璽、黃子韜、羅志祥組成4枚隊長。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導師之爭背后是平臺之戰。畢竟,題材、風格、類型相似的兩檔節目,能搶到的會跳舞的流量咖非常稀缺。如果項目啟動較晚,敲明星、找選手確實不占優勢。不過對于正面廝殺,陸偉稱比賽時全力以赴,比完賽還是朋友,這也是街舞精神的一部分。他強調:“街舞不是地下的、叛逆的,不是為了討好市場某一部分人作出的選擇,它代表的是自由、態度和創造力。”

目前《這!就是街舞》已經錄制了三期。小娛非常好奇錄制效果、藝人表現、選手成色、以及節目能否成爆款。倘若真的如陸偉所說,之前做《好聲音》的爆款經驗在這兒徹底失效,那這一仗該怎么打?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易烊千璽發現bug會當場糾正,

韓庚比想象中嚴格太多

“羅志祥,這是我們節目相對年長的隊長”。前段時間,在《這!就是街舞》先鑒會現場,陸偉介紹這位70后隊長分分鐘引發眾人哄笑。事實上,4位隊長橫跨00后、70后純屬意外。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易烊千璽和黃子韜在微博上互動頻繁

幾期錄下來,韓庚身上有80后強烈的自尊感,且非常嚴格,他的考核是令所有選手最痛苦的。黃子韜代表90后,“他有一種非常強烈的自信和創作力,考核的時候他只說一句,誰想來挑戰?”。至于00后代表易烊千璽,外界認為他低調內斂,但他本人卻非常嚴謹、淡定。

因為項目啟動晚,對找人也有一定的影響。節目之所以沒有找女藝人,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能跳街舞的女明星太少,陸偉甚至沒有見過任何女藝人。他的心態很簡單:“你不能永遠指望自己手里一定能拿到最好的牌。最大的牌不一定是最好的牌,合適才是最重要的。”

很多人擔心,最終這4位隊長雖然知名度、影響力大,但論街舞水平可能還不如選手。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解決辦法很簡單。陸偉向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介紹,像黃子韜就很明確,“臺上所有人都比我好,我就是來學習的,他說這個節目讓他回到了做練習生的感覺。”羅志祥的心態是找到最棒的舞者,“就是我和我的戰隊是來拿冠軍的心態。”而韓庚則是希望跟所有的舞者成為兄弟,有一種大哥的感覺。

至于易烊千璽,第一次錄制他發現自己在選人上出現了一個小問題,但迅速當著所有人解決了,也因此得到了大家的認可。他更偏愛編舞有想法的舞者,“希望和他們碰撞出新思路。”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選手普遍擔心被消費,

但老炮PK新人落敗也很正常

很多人關心的,《這!就是街舞》的選手質量、成色如何?

根據節目組的數據,他們從將近1000人中挑出了400多組舞者,最終選出100人。

人從哪兒來?該節目制片人徐向東曾說過,他的團隊幾乎絕大多數舞蹈節目。陸偉也稱,此前沒平臺、沒招商沒法,但他們燦星內部有群導演非常有執念特別想做,他們和舞蹈圈的人從未失聯。“如果失聯了現在也做不成這個節目了。”

最終入選的400人中,女生占比30%,其中10%是他們曾經合作過的舞蹈圈OG。

選手主要擔心三點。第一,節目到底是不是夠專業?第二,你會不會消費我?“我知道我大咖,完了你找一個非常年輕的、你想培養的年輕舞者把我殺了,踩著我的肩膀上去了,會不會這樣?”第三,我已經很強了,我拿過很多世界級的獎項,我來參賽對我有什么幫助?

實際錄制時,確實也多次出現老炮PK小兵戰敗。對明星隊長來說,常常陷入兩難境地。而多數隊長會采取一輪一輪battle、再battle的方式,“羅志強組最多一場battle了6次。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至于最終怎么選?節目組也會把隊長所有決定的原因、動機,充分挖掘和展示出來。至于公平與否,“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絕對的公平,網友自己看了自行評判即可”。

不管比賽走向如何,明星隊長之間、選手之間,有各種錯綜復雜的故事線。說到這兒,陸偉明顯興奮起來:“選手有的是師徒、戀人or宿敵,有的上臺時拼盡全力、但骨子里又惺惺相惜。不管你是輸了還是贏了,最終下場時有的人會緊緊地擁抱,非常能傳達街舞精神。”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原創的難點是什么?邊做邊改

但落點還是劇情式真人秀

做這樣一檔原創街舞類節目,很難,得邊做邊改,幾乎“時時刻刻都在微調”。

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們的舞美最初設計時很工業化、很像拍電影,但他們請來的街舞圈資深顧問團隊不建議這樣設計,因為不太像真正的街頭舞蹈、沒有街頭感。為此,他們最終把舞美改成了四條街道,分別是北京街、廣州街、上海街、涂鴉街,對應著四種地域文化。

獨家專訪|《這!就是街舞》總導演:你不能永遠指望拿到最好的牌

至于為什么不真正放在戶外,理由簡單粗暴:“戶外零下幾度實在太冷了,還是舒服點更適合展現舞蹈。”當然,除了簡單的舞美,機位安排、賽制設計同樣在不斷優化。

第一天錄節目,他們安排街道兩邊所有舞者帶著小蜜蜂(錄音的專業設備),但錄制過程中他們發現自己完全搞錯了。“我們最終發現選手都很緊張,他們是不會說話或者討論的,反而是中心廣場圍觀的選手會議論紛紛。”后來,他們把攝像都趕到了廣場、重點拍攝圍觀的舞者。

雖然燦星的團隊曾做過《中國好聲音》等爆款節目,但能復制到《這!就是街舞》的經驗“真的很少。”陸偉坦言,以《新歌聲》為例,原先只需要用二三十個機位來記錄四個導師加上一個學員,現在是用將近一百個機位記錄四個隊長加幾百個學員,這種難度是前所未有的。

會擔心失敗嗎?聞此,陸偉疲憊中帶著自信:“我對最后的賽制和模式設計是比較滿意的。就是不管你是誰,你走進這個環境時會發生什么,你腦子是有畫面感的。它會給我信心。”

發布會上,優酷宣布《這!就是街舞》招商超6億。那么投入的預算也是無上限嗎?“肯定要控制的。”陸偉笑著解釋:“不可能盲目的去砸錢,這不現實。”但如果想做一個特酷、特貴的舞美,能批嗎?“這事是這樣的,跟其他的制作團隊不一樣,優酷找到燦星,因為我們有自己的舞美、燈光、音樂、后期團隊,我們自己是有能力做的,我們會根據實際情況找外援。”

雖說“街舞”被認為是“嘻哈”之后的下一個爆款。但前段時間,GAI被《歌手》下架(點擊藍字復習)、VAVA《快本》鏡頭被剪,嘻哈被嚴控的風波,依舊令人心驚膽戰。

《這!就是街舞》早有防范。據介紹,節目組會對所有選手的社交賬號、公開資料徹查一遍。另外他們會與選手簽訂合約,如果選手有任何的不當言論,一律要自己承擔責任。“街舞不代表地下和叛逆,我希望呈現的街舞是個性、態度和創造。希望是一個干干凈凈的舞臺。”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么擔憂的話,陸偉直言:“我最怕的是缺乏創造。”在他看來,真正有魅力的街舞,絕不只是酷炫的技術,永遠是能表達思想的。至于他們能否生產出這樣的精品,陸偉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不過,“別忘了,我們不是一個選秀節目,我們是一檔真人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