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r

首先,知乎是個偉大的產品。像quora一樣。甚至可以像雅虎,像google一樣。

互聯網自1993年開始民用化以來,最開始改變的是人們獲取資訊的傳媒行業,在那之后,搜索引擎的產生和發展徹底顛覆了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

但是一直以來有一個局限在于,雖然網絡上的信息經過了十數年的發展已經是星海一般,但是在知識的獲取和經驗的傳播方面,網絡上的信息相比之于人們大腦里面的信息,還始終是極其微小的一個比重,搜索引擎所能檢索的不過是網絡上的那一極小部分的知識信息。

最早的門戶網站將傳統的資訊搬到了網上,電子商務將海量的商貿信息搬到了網上,社交網絡將海量的社交信息搬到了網上,而從Quora、知乎開始,以及當下火熱的所謂在線教育,當然我們更可以追溯到維基百科、個人博客,則通過互聯網將人們的知識、經驗,源源不斷地搬到了網上。

互聯網在過去這二十幾年的發展中,真正在知識上的杰出的應用屈指可數。開天辟地的還是要追溯到維基百科,直到今天,無論是博客、論壇、在線教育,也沒有一個知識類的互聯網產品可以出維基百科之右。

而知乎這一類的問答社區,在維基百科之后進行了一次看上去很來勁的創新和探索。

知乎的圍城

知乎作為一個典型的UGC社區,從開放注冊以來,真正有能力生產高質量內容的U們就開始從未間斷地、分批量、分時段地向外逃離。

或者換個溫和點的詞,叫作“遺棄”。

這些主動遺棄知乎的人,從知識水準上,或者知乎所定義的社區影響力上,是呈現著一種明顯的由高向低走的趨勢。

知乎最早內測的時候,話題聚焦在互聯網跟創業相關領域。最早的一批U也基本是互聯網這個行當里最Top的一些從業大咖。

作為知乎最早的投資方,開復老師所代表的創新工場體系,以及這個體系所能夠影響到的許多互聯網和創投圈的老板+高管級人物,以及知乎創始團隊的幾位成員,成為了知乎最早的一批極高質量的U,是為知乎名副其實的最早的一批原住民。

這其中有不少大咖確是在早期內測時產生了不少很有價值的內容,像開復老師很多早期的回答,像徐小平老師,包括知乎創始團隊的幾位核心成員。

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大佬也僅僅是進來站個臺了事,像這位: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不管是像周老板這樣高冷的,還是像開復老師那樣熱忱的,這些知乎最早的一批原住民很堅實地給知乎奠定了一個影響深遠的基調:一個IT圈、創投圈的、精英階層的知識社交社區。

這個基調在很快速的時間里幫助知乎獲取到了TA的第二批精英User,進而也創造了大量的圍繞互聯網相關話題的高質量內容。

這第二批精英User,也理所當然地從第一批原住民那里將高質量內容生產的重任接力下來。

如此這般,良性循環,尤其在封閉測試的情況下,這些精英User更是在這里獲得了一種在任何其他社區、論壇、社交網絡都得不到的優越感和逼格感。

他們一方面字斟句酌地在這片樂園里抒發著自己對世界的認知,另一方面,也不間斷地邀請著在他們生活中最核心的那一層圈子的精英們加入進來,同時也影響著那些在他們的圈子相對外圍的次級精英。

如此這般,一環一環,每一個走進來的精英都在各自影響著自己的那個精英圈子,圈子在不斷外延,圈圈相接,層級在不斷遞減,但總體還算臭味相投。

直到波及到像我這樣初入互聯網的邊緣人,大概在2012年。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于是,知乎發展歷史上出現了第一批精英User的逃離。

各位看官今天可以去知乎里看看開復老師為代表的知乎的第一批原住民,在12年前后基本就開始逐漸隱退了,到了13年14年,他們出現形式基本“話題”為主了,被關注,被討論,但唯獨不參與。

商業模式與產品模式的悖論

最近一年多的時間,隨著知乎一輪又一輪的融資不斷刷爆科技媒體,一方面人們看到的,或者說希望看到的是一個完全嶄新的互聯網產品模式的成功實踐,一次繼維基百科之后,互聯網在促進人們知識獲取與分享方式革新的又一個經典案例;但另一方面,在資本和媒體輿論的壓力下,知乎也在苦苦地一次又一次地探索著商業化的嘗試。

猶如京東在2007年從3C電商迅速向全品類電商平臺的轉型一般,知乎也在極短的時間里開放了一個又一個話題領域,直到除了違禁話題的全部領域。知乎的用戶數據以及全球網站排名也由此得到了飛速攀升,在全球網站排名甚至已經超越了TA在美國的鼻祖,Quora。

話題領域的以及注冊權限的放開,使得知乎再不可能保持那個最開始的封閉高冷的精英知識社區氣質。但卻不得不承認,后來的數以百萬千萬計的新用戶,大多還是因為這個最初的基調氣質慕名前來。

所以為了保持這個氣質,不讓后來的新用戶乘興而來,失望而歸,知乎不得不通過抑制自己的商業化來保持這種高冷的精英氣質。

跟京東這類電商模式最大的區別在于,人家一開始就是出來賣的。所以在保證口碑、質量的前提下,貨越多,人家只會賣的更好。

而知乎從一開始就不是出來賣的。而且,在相當相當一大片的知友那里是這樣的印象。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一個大唐時的青樓才女(需要普及一下,那會兒的青樓可不是各位看官印象里的大清北京城的八大胡同),本來只是與各路詩文才子吟詩唱曲,不是誰想見就見得到的,但忽地一日穿越到八大胡同,雖然來來往往也大多是達官貴人,但面對的訴求卻大不相同。

如此這般,一環一環。

當社區的用戶數和訪問量都得到了飛速發展的時候,知乎再無法保持最開始的純粹。

一批又一批的精英和次級精英相繼離去,同時一批一批又一批的次級精英又在不斷涌進,知乎整體的內容質量越來越寬泛,信息的獲取變得越來越低效。

抖機靈,寫軟文,做營銷,更有甚者直接各處灌水硬廣。

這位曾經優雅的純粹的青樓才女,終歸淪落風塵。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互聯網的商業模式,雖在不同的產品上有著各自不同的實踐,但目前來講,無非兩大類:

  • 一類是對產品提供的服務本身進行收費,比如電子商務,比如各類會員制產品。
  • 再一類就是產品的服務本身不收錢,靠免費的服務獲取的大量的流量之后,產品再通過投放廣告的方式向廣告商賺取收益。

后者可謂由Yahoo!始創并發揚光大。也正是因為Yahoo!在互聯網商業化的早期通過這樣的模式迅速謀取了商業成功的引導作用,面向用戶的服務免費模式得到了大量后進者的效仿,進而使得互聯網獲得了飛速的普及和發展。

我將這種商業模式稱為門戶模式。

而知乎,從商業模式上來講,至少目前來看,仍然屬于門戶模式的范疇。

門戶模式大多對產品本身有著非常高的流量要求。而知乎的悖論在于,TA從一開始的產品定位就是提供高質量的知識共享的社區服務。內容雖然免費,但為了保證社區氣質,卻不能通過大范圍的投放商業廣告獲取收益。

經過了近四年多的探索,尤其在前不久拿到鵝廠巨額注資之后(據說鵝廠生態在很短的時間里便向知乎涌入了了數以千萬計的新用戶),知乎開始更加積極的在商業模式創新上進行新的嘗試。

就在半個多月前,知乎在首頁上連續兩天掛了一個逼格高得不得了的廣告,點進去一看才知道,原來并非外部投放的商業廣告,而是知乎內部推出的一個[一小時]讀書系列,跟之前曾隱約推進的“鹽”系列基本一致,通過對高質量知友的包裝,經由短平快的電子出版模式,向知乎用戶推出付費閱讀服務。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至于效果怎么樣,額,各位看官自行移步親鑒為好,主要看底下的兩百多條的評論哈!-_-#

哦,還有這篇文案的知乎官方撰稿人的回復也要重點看下 -_-#

再來說下知乎的產品設計

最開始的時候,封閉測試的知乎,人群少而氣質趨同,知識結構趨同,社會階層趨同,所以作為一個問答社區,最早你在知乎中看到的很多問題,未必是真問題,但至少都是好問題。

但今天,據說知乎上已經匯聚了數以百千萬計的問題和回答。

恩,我們得意識到,當前來講這里有相當一部分回答和評論除了空間上的區別,在內容上是沒有什么區別的。

知乎的問題下面是自帶了一個十分隱蔽的評論板塊的,那是對問題本身進行評論。再往下去,才是寫答案的地方。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還是在最開始的時候,你很少會在一個問題下看到一連串的少則一兩個字,多則一兩行字的回答。圍繞這些好問題,下面的回答大多都是專業的,實戰的,飽滿的,極具參考價值的。

但是今天當我們再混跡于知乎的各個角落里時,你會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將回答當成了評論來寫。

每個產品都該有一份始終堅守的初心,so,知乎的是什么?

日前和一位影視編導當下的創業熱,互聯網熱,聊到最后,她很一本正經地問了我一個問題:

“墨加在做也是知識管理方面的探索,也是典型的互聯網項目,那么在你的期望里,你覺得互聯網最應該產生一種怎樣的社會效應?”

恩,我相信我基本是一字不差滴把這位編導的問題給復述了下來。

那么我再來復述下我的回答:

說真的,今天咱們聊的很多問題,我也是第一次被問到,我只是基于我自己過往經歷和認知簡單說一些基于第一反應的想法。

我覺得你所謂的這種社會效應,落實到我自己的創業實踐上,或者結合到我看過的很多互聯網產品上,我更愿意將其稱為一種初心。

每一個產品都該有一份初心,初心不容易找到,而且即便有一天你覺得自己找到了,也一定只是朦朦朧朧地看到了那么一個方向,你需要不斷地往前走才能越來越去接近。過程中會遇到各樣的溝溝坎坎,大多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就死在半路了。

互聯網真正民用化不過二十多年的時間里,如果真的去講TA的初心,好比兩千年前的鐵犁,兩百多年前的蒸汽機,一百多年前的電氣一樣,最開始的時候,它們都只是作為一種創新的工業技術出現,但一旦滲透到人們的生產活動中,就必然會改變人和人之間的協作方式。

蒸汽機之前,手工業的協作是作坊式的,知識、經驗、技能的傳播是師傅帶徒弟式的,工業革命之后,大工業的發展徹底顛覆了人們之間的協作方式,進而影響了知識、經驗、技能的傳播方式,催生了沿用至今的大工業時代的教育體系。在這個過程中,人們的知識、經驗從產生到總結到傳播到迭代的整個運作體系也是不斷地在適應著社會生產的變化。

互聯網,一樣的,二十多年的發展,已經在極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和人之間的協作方式和連接方式。然而我們的知識運作體系卻并沒有發生什么本質性的變化。

知乎也好,Quora也好,維基百科也好,墨加也好,還有大量的知識博客,論壇社區,在線教育,這些互聯網+知識/教育的創新在改變的,正是傳統的知識運作體系。

“能用一句話做個總結嗎?” 編導貌似被我的博(luo)學(suo)嚇到了 -_-#

“額,” 容我沉思下,

“如果非要用一句話做個總結的話,我想這份初心大概可以概括為,[提高效率,促進獨立]吧!”

初心:提高效率,促進獨立

作為一個歷史系出身的互聯網創業者,原諒我喜歡用這樣對稱而精煉的修辭做高度的概括。但為了不造成無謂的曲解,我還是做一個簡單的解讀。

所謂“提高效率”,這是任何一次技術創新所與生具來的使命。從最開始的生產實踐,到現在的信息獲取。

作為一個知識相關的產品,如果你在運作的過程中增加了太多繁雜的信息,提了太多的偽問題,甚至還圍繞這些偽問題生產了大量動輒萬言的討論,那么便沒有起到提高效率的作用。

這一瞬我腦海里閃過了喬布斯說服他的工程師縮短電腦啟動時間的案例。

再說“促進獨立”,并非是老死不相往來,而是一種思維能力和價值判斷上的自主獨立。

我一直覺得,人類最最偉大的行為之一就是獨立思考。這種獨立是廣泛吸納之后的提煉吸收,沒有附庸,沒有控制,沒有聒噪,和虛偽的民主主義。

朋友們都叫我大樹,本來一開始是不太喜歡這個稱呼的,因為本來是想在眾人面前留下一個儒雅君子的印象,大樹聽起來總覺得憨憨傻傻的。但叫的多了,也就習慣了,甚至喜歡上了。因為我發現,大樹里面,有獨立的哲學:

各位去到任何一處找一棵大樹來看,或者掘地三尺,或者周邊地面,無論沃土巖石,無論懸崖淺灘,大樹會將他的根伸展到任何他能夠伸展到的地方,吸收那里的營養,匯聚主干,如海納百川,最終促成自身的生長,遮蔽一方陰涼。

最后的最后

哦,本來是想去知乎上找一篇前幾天被吵得火熱的問題,題名“知乎不再理性和高端了嗎?”但是當我在知乎上搜索打開這個問題時,看到的是這幅景象: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恩,好吧,所幸下面知友的回答還沒有被關掉,各位重點看下那個投票最好的回答就好了。

得順便替這位答主做個安利,文才不凡,或也是大唐的青樓出身。

首先,知乎是個偉大的產品。

像quora一樣。甚至可以像雅虎,像google一樣。

互聯網自1993年開始民用化以來,最開始改變的是人們獲取資訊的傳媒行業,在那之后,搜索引擎的產生和發展徹底顛覆了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

但是一直以來有一個局限在于,雖然網絡上的信息經過了十數年的發展已經是星海一般,但是在知識的獲取和經驗的傳播方面,網絡上的信息相比之于人們大腦里面的信息,還始終是極其微小的一個比重,搜索引擎所能檢索的不過是網絡上的那一極小部分的知識信息。

最早的門戶網站將傳統的資訊搬到了網上,電子商務將海量的商貿信息搬到了網上,社交網絡將海量的社交信息搬到了網上,而從Quora、知乎開始,以及當下火熱的所謂在線教育,當然我們更可以追溯到維基百科、個人博客,則通過互聯網將人們的知識、經驗,源源不斷地搬到了網上。

互聯網在過去這二十幾年的發展中,真正在知識上的杰出的應用屈指可數。開天辟地的還是要追溯到維基百科,直到今天,無論是博客、論壇、在線教育,也沒有一個知識類的互聯網產品可以出維基百科之右。

而知乎這一類的問答社區,在維基百科之后進行了一次看上去很來勁的創新和探索。

知乎的圍城

知乎作為一個典型的UGC社區,從開放注冊以來,真正有能力生產高質量內容的U們就開始從未間斷地、分批量、分時段地向外逃離。

或者換個溫和點的詞,叫作“遺棄”。

這些主動遺棄知乎的人,從知識水準上,或者知乎所定義的社區影響力上,是呈現著一種明顯的由高向低走的趨勢。

知乎最早內測的時候,話題聚焦在互聯網跟創業相關領域。最早的一批U也基本是互聯網這個行當里最Top的一些從業大咖。

作為知乎最早的投資方,開復老師所代表的創新工場體系,以及這個體系所能夠影響到的許多互聯網和創投圈的老板+高管級人物,以及知乎創始團隊的幾位成員,成為了知乎最早的一批極高質量的U,是為知乎名副其實的最早的一批原住民。

這其中有不少大咖確是在早期內測時產生了不少很有價值的內容,像開復老師很多早期的回答,像徐小平老師,包括知乎創始團隊的幾位核心成員。

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大佬也僅僅是進來站個臺了事,像這位: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不管是像周老板這樣高冷的,還是像開復老師那樣熱忱的,這些知乎最早的一批原住民很堅實地給知乎奠定了一個影響深遠的基調:一個IT圈、創投圈的、精英階層的知識社交社區。

這個基調在很快速的時間里幫助知乎獲取到了TA的第二批精英User,進而也創造了大量的圍繞互聯網相關話題的高質量內容。

這第二批精英User,也理所當然地從第一批原住民那里將高質量內容生產的重任接力下來。

如此這般,良性循環,尤其在封閉測試的情況下,這些精英User更是在這里獲得了一種在任何其他社區、論壇、社交網絡都得不到的優越感和逼格感。

他們一方面字斟句酌地在這片樂園里抒發著自己對世界的認知,另一方面,也不間斷地邀請著在他們生活中最核心的那一層圈子的精英們加入進來,同時也影響著那些在他們的圈子相對外圍的次級精英。

如此這般,一環一環,每一個走進來的精英都在各自影響著自己的那個精英圈子,圈子在不斷外延,圈圈相接,層級在不斷遞減,但總體還算臭味相投。

直到波及到像我這樣初入互聯網的邊緣人,大概在2012年。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于是,知乎發展歷史上出現了第一批精英User的逃離。

各位看官今天可以去知乎里看看開復老師為代表的知乎的第一批原住民,在12年前后基本就開始逐漸隱退了,到了13年14年,他們出現形式基本“話題”為主了,被關注,被討論,但唯獨不參與。

商業模式與產品模式的悖論

最近一年多的時間,隨著知乎一輪又一輪的融資不斷刷爆科技媒體,一方面人們看到的,或者說希望看到的是一個完全嶄新的互聯網產品模式的成功實踐,一次繼維基百科之后,互聯網在促進人們知識獲取與分享方式革新的又一個經典案例;但另一方面,在資本和媒體輿論的壓力下,知乎也在苦苦地一次又一次地探索著商業化的嘗試。

猶如京東在2007年從3C電商迅速向全品類電商平臺的轉型一般,知乎也在極短的時間里開放了一個又一個話題領域,直到除了違禁話題的全部領域。知乎的用戶數據以及全球網站排名也由此得到了飛速攀升,在全球網站排名甚至已經超越了TA在美國的鼻祖,Quora。

話題領域的以及注冊權限的放開,使得知乎再不可能保持那個最開始的封閉高冷的精英知識社區氣質。但卻不得不承認,后來的數以百萬千萬計的新用戶,大多還是因為這個最初的基調氣質慕名前來。

所以為了保持這個氣質,不讓后來的新用戶乘興而來,失望而歸,知乎不得不通過抑制自己的商業化來保持這種高冷的精英氣質。

跟京東這類電商模式最大的區別在于,人家一開始就是出來賣的。所以在保證口碑、質量的前提下,貨越多,人家只會賣的更好。

而知乎從一開始就不是出來賣的。而且,在相當相當一大片的知友那里是這樣的印象。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一個大唐時的青樓才女(需要普及一下,那會兒的青樓可不是各位看官印象里的大清北京城的八大胡同),本來只是與各路詩文才子吟詩唱曲,不是誰想見就見得到的,但忽地一日穿越到八大胡同,雖然來來往往也大多是達官貴人,但面對的訴求卻大不相同。

如此這般,一環一環。

當社區的用戶數和訪問量都得到了飛速發展的時候,知乎再無法保持最開始的純粹。

一批又一批的精英和次級精英相繼離去,同時一批一批又一批的次級精英又在不斷涌進,知乎整體的內容質量越來越寬泛,信息的獲取變得越來越低效。

抖機靈,寫軟文,做營銷,更有甚者直接各處灌水硬廣。

這位曾經優雅的純粹的青樓才女,終歸淪落風塵。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互聯網的商業模式,雖在不同的產品上有著各自不同的實踐,但目前來講,無非兩大類:

  • 一類是對產品提供的服務本身進行收費,比如電子商務,比如各類會員制產品。
  • 再一類就是產品的服務本身不收錢,靠免費的服務獲取的大量的流量之后,產品再通過投放廣告的方式向廣告商賺取收益。

后者可謂由Yahoo!始創并發揚光大。也正是因為Yahoo!在互聯網商業化的早期通過這樣的模式迅速謀取了商業成功的引導作用,面向用戶的服務免費模式得到了大量后進者的效仿,進而使得互聯網獲得了飛速的普及和發展。

我將這種商業模式稱為門戶模式。

而知乎,從商業模式上來講,至少目前來看,仍然屬于門戶模式的范疇。

門戶模式大多對產品本身有著非常高的流量要求。而知乎的悖論在于,TA從一開始的產品定位就是提供高質量的知識共享的社區服務。內容雖然免費,但為了保證社區氣質,卻不能通過大范圍的投放商業廣告獲取收益。

經過了近四年多的探索,尤其在前不久拿到鵝廠巨額注資之后(據說鵝廠生態在很短的時間里便向知乎涌入了了數以千萬計的新用戶),知乎開始更加積極的在商業模式創新上進行新的嘗試。

就在半個多月前,知乎在首頁上連續兩天掛了一個逼格高得不得了的廣告,點進去一看才知道,原來并非外部投放的商業廣告,而是知乎內部推出的一個[一小時]讀書系列,跟之前曾隱約推進的“鹽”系列基本一致,通過對高質量知友的包裝,經由短平快的電子出版模式,向知乎用戶推出付費閱讀服務。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至于效果怎么樣,額,各位看官自行移步親鑒為好,主要看底下的兩百多條的評論哈!-_-#

哦,還有這篇文案的知乎官方撰稿人的回復也要重點看下 -_-#

再來說下知乎的產品設計

最開始的時候,封閉測試的知乎,人群少而氣質趨同,知識結構趨同,社會階層趨同,所以作為一個問答社區,最早你在知乎中看到的很多問題,未必是真問題,但至少都是好問題。

但今天,據說知乎上已經匯聚了數以百千萬計的問題和回答。

恩,我們得意識到,當前來講這里有相當一部分回答和評論除了空間上的區別,在內容上是沒有什么區別的。

知乎的問題下面是自帶了一個十分隱蔽的評論板塊的,那是對問題本身進行評論。再往下去,才是寫答案的地方。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還是在最開始的時候,你很少會在一個問題下看到一連串的少則一兩個字,多則一兩行字的回答。圍繞這些好問題,下面的回答大多都是專業的,實戰的,飽滿的,極具參考價值的。

但是今天當我們再混跡于知乎的各個角落里時,你會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將回答當成了評論來寫。

每個產品都該有一份始終堅守的初心,so,知乎的是什么?

日前和一位影視編導當下的創業熱,互聯網熱,聊到最后,她很一本正經地問了我一個問題:

“墨加在做也是知識管理方面的探索,也是典型的互聯網項目,那么在你的期望里,你覺得互聯網最應該產生一種怎樣的社會效應?”

恩,我相信我基本是一字不差滴把這位編導的問題給復述了下來。

那么我再來復述下我的回答:

說真的,今天咱們聊的很多問題,我也是第一次被問到,我只是基于我自己過往經歷和認知簡單說一些基于第一反應的想法。

我覺得你所謂的這種社會效應,落實到我自己的創業實踐上,或者結合到我看過的很多互聯網產品上,我更愿意將其稱為一種初心。

每一個產品都該有一份初心,初心不容易找到,而且即便有一天你覺得自己找到了,也一定只是朦朦朧朧地看到了那么一個方向,你需要不斷地往前走才能越來越去接近。過程中會遇到各樣的溝溝坎坎,大多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就死在半路了。

互聯網真正民用化不過二十多年的時間里,如果真的去講TA的初心,好比兩千年前的鐵犁,兩百多年前的蒸汽機,一百多年前的電氣一樣,最開始的時候,它們都只是作為一種創新的工業技術出現,但一旦滲透到人們的生產活動中,就必然會改變人和人之間的協作方式。

蒸汽機之前,手工業的協作是作坊式的,知識、經驗、技能的傳播是師傅帶徒弟式的,工業革命之后,大工業的發展徹底顛覆了人們之間的協作方式,進而影響了知識、經驗、技能的傳播方式,催生了沿用至今的大工業時代的教育體系。在這個過程中,人們的知識、經驗從產生到總結到傳播到迭代的整個運作體系也是不斷地在適應著社會生產的變化。

互聯網,一樣的,二十多年的發展,已經在極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和人之間的協作方式和連接方式。然而我們的知識運作體系卻并沒有發生什么本質性的變化。

知乎也好,Quora也好,維基百科也好,墨加也好,還有大量的知識博客,論壇社區,在線教育,這些互聯網+知識/教育的創新在改變的,正是傳統的知識運作體系。

“能用一句話做個總結嗎?” 編導貌似被我的博(luo)學(suo)嚇到了 -_-#

“額,” 容我沉思下,

“如果非要用一句話做個總結的話,我想這份初心大概可以概括為,[提高效率,促進獨立]吧!”

初心:提高效率,促進獨立

作為一個歷史系出身的互聯網創業者,原諒我喜歡用這樣對稱而精煉的修辭做高度的概括。但為了不造成無謂的曲解,我還是做一個簡單的解讀。

所謂“提高效率”,這是任何一次技術創新所與生具來的使命。從最開始的生產實踐,到現在的信息獲取。

作為一個知識相關的產品,如果你在運作的過程中增加了太多繁雜的信息,提了太多的偽問題,甚至還圍繞這些偽問題生產了大量動輒萬言的討論,那么便沒有起到提高效率的作用。

這一瞬我腦海里閃過了喬布斯說服他的工程師縮短電腦啟動時間的案例。

再說“促進獨立”,并非是老死不相往來,而是一種思維能力和價值判斷上的自主獨立。

我一直覺得,人類最最偉大的行為之一就是獨立思考。這種獨立是廣泛吸納之后的提煉吸收,沒有附庸,沒有控制,沒有聒噪,和虛偽的民主主義。

朋友們都叫我大樹,本來一開始是不太喜歡這個稱呼的,因為本來是想在眾人面前留下一個儒雅君子的印象,大樹聽起來總覺得憨憨傻傻的。但叫的多了,也就習慣了,甚至喜歡上了。因為我發現,大樹里面,有獨立的哲學:

各位去到任何一處找一棵大樹來看,或者掘地三尺,或者周邊地面,無論沃土巖石,無論懸崖淺灘,大樹會將他的根伸展到任何他能夠伸展到的地方,吸收那里的營養,匯聚主干,如海納百川,最終促成自身的生長,遮蔽一方陰涼。

最后的最后

哦,本來是想去知乎上找一篇前幾天被吵得火熱的問題,題名“知乎不再理性和高端了嗎?”但是當我在知乎上搜索打開這個問題時,看到的是這幅景象:

為什么我也在逃離知乎?

恩,好吧,所幸下面知友的回答還沒有被關掉,各位重點看下那個投票最好的回答就好了。

得順便替這位答主做個安利,文才不凡,或也是大唐的青樓出身。